流放中的民族——坚强的犹太人(一)

2017-09-01 15:58:28, 由:香港佳能仕科技国际公司发表

五亿美金是多少?


大概对多数人而言,那不是一笔钱,不过是一串遥远的天文数字。


但是这样一串“数字”,却结结实实砸在一位犹太信徒脸上。





美总统特朗普17年5月造访哭墙



耶路撒冷“哭墙”曾出现一个“奇迹”,一名男子在祈祷时发现一个信封装有507张支票,总金额竟高达5亿美元(约合31.2亿元人民币)。以色列媒体调侃称,总有人在“哭墙”祈求经济保障,他们的祷告终于有了答复。


以色列当地《耶路撒冷邮报》报道,很多犹太人会往“哭墙”的墙缝里塞写着自己心愿的纸条,但支票还是很少见的。被发现的507张支票来自世界各地,每张金额都在100万美元左右,上面有签名但没有写是开给谁的。


据美联社报道,当地的拉比认为,写支票的人可能想把他所有的财富都交给上帝。


这位拉比之所以这么说,正是因为哭墙的特殊性。这可不是一堵简简单单的石头而已,自被迫离开家乡流落他国以来,这一堵墙就被犹太教视为与上帝交流的通道,一面精神的旗帜,被犹太人视为信仰和团结的象征。


哭墙,又名西墙、叹息之墙,英文称Wailing Wall,Western Wall,希伯莱文:Hakotel。它的原址是位于锡安山上的所罗门圣殿——第一座犹太教圣殿,其先后在战火中被巴比伦人和罗马人毁灭。


千百年来,常有各地犹太人来此号哭,以寄托其故国之思,与中国诗经中所抒写的黍离之感相似,此墙因名哭墙。如今每到犹太教安息日,尚有人到哭墙去表示哀悼,进行祈祷。


流落异国他乡、分散在世界各地的犹太人,由于屡遭不同形式的"排犹"之苦,特别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,惨遭德国法西斯杀害的犹太人达600万之多。这些惨痛的历史遭遇,深深地印在犹太人的心灵之中。





这其中,自然有家喻户晓的Albert Einstein(阿尔伯特·爱因斯坦)这样的科学家,当然,以精明闻名的犹太民族,更不乏一流的商人。比如George Soros(乔治·索罗斯),以及Meir Mordechai(摩雷品牌创始人),二者代表了犹太商人的两类模式——金融投资界的成功者和实业领域的开创者。


前者曾是匈牙利布达佩斯随家人逃亡的少年,直到一家人旅居英国考入伦敦经济学院才获得宁静,后者更是曾在伊朗这般动荡且敌视犹太的国度挣扎求存,以色列立国后才回到故乡,并立志研发专业顶尖的喇叭音响。
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
直到如今,哭墙脚下经常有来自世界各地的犹太人,他们或围着一张张方桌做宗教仪式,或端坐在一条条长凳上念诵经文,或面壁肃立默默祈祷,或长跪在地悲戚啜泣。

逢宗教节日,祈祷者及游人更多。